7月7日

艰巨的任务

尼希米书1:11下 – 2:4 | 我是作王酒政的。2:1亚达薛西王二十年尼散月,在王面前摆酒,我拿起酒来奉给王。我素来在王面前没有愁容。 2王对我说:「你既没有病,为什么面带愁容呢?这不是别的,必是你心中愁烦。」于是我甚惧怕。 3我对王说:「愿王万岁!我列祖坟墓所在的那城荒凉,城门被火焚烧,我岂能面无愁容吗?」 4王问我说:「你要求什么?」于是我默祷天上的上帝。

王的酒政是个艰巨的任务。他必须英俊潇洒,幽默风趣,并受过宫廷礼仪的训练。他也必须会在派对上搞气氛。那时候在波斯正是派对时间。

尼散月标志着波斯和犹太全新一年的开始。但是尼希米并没心情庆祝。他为了耶路撒冷心情沉重,甚至流露在他的脸上。国王也注意到了。这严重违反了宫廷礼仪。酒政在国王面前本应该压抑自己负面的情绪,面带喜悦,尤其是在庆典期间。但今天,尼希米无法掩饰他的悲伤。他就是无法挤出专业的笑容。

国王追问。酒政恐慌。尼希米已经向天上的上帝祷告了120天。现在他站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帝国的统治者面前。历史在这焦虑的时刻发生了变化。几年前,当敌对的邻国指责耶路撒冷叛乱时,国王强行中止了耶路撒冷的重建(以斯拉记4:21)。亚达薛西是不会轻易撤销他先前的法令。

尼希米行事谨慎和明智。他没有说出心中那座城的名字,而是为他列祖坟墓变成了废墟而悲叹(3节)。波斯国王都非常关心他们祖先的坟墓。但是尼希米并不是假惺惺想要博取国王的同情。他记得自己的根。你呢?

国王的回答引发了一场对话:你要求什么?尼希米的心跳停了一下,他抓紧机会向上帝默祷,然后向国王提出请求(4节)

尼希米的一生充满了这些成功离地升空的小火箭式精简祷告 (4:9; 6:14; 13:14; 13:22; 13:29; 13:31)。但他不像我们一些人,只在恐慌或心惊肉跳的时刻才祷告。他之前为了这关键的时刻祷告了四个月,日以继夜地祷告。就在那一天,他也祷告自己在王面前蒙恩(1:11)。尼希米的祈祷导弹穿透了天堂,因为它们仍是发射自一颗不住地祷告的心。耶稣的生命也是如此(约翰福音11:41-42)。你也是这样吗?

守望祷告

■ 不住地祷告。这场冠病大流行导致我们的领袖在各方面面对了无穷的压力。疫情的不可预测性使他们心情忐忑。要特别为我们的牧师祷告。他们都是公众人物。有时,为了教会的士气,他们不得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因为无论实际情况多困扰,他们都得要处理好。愿我们都以同理心对待他们。愿我们能给他们空间,让他们表露真实的自我。没有什么好隐藏的。也不需要证明什么。否认有问题是危险的。必胜信念是愚蠢的。愿我们的牧师找到一个新的自由,“走少有人走的路: 悲叹(黎志强牧师)。愿圣灵帮助我们克服自己的软弱,愿我们带着盼望向神发出呻吟和祷告(罗马书8:26-28)

■ 不住地祷告。祷告是上帝的命令。祷告是我们的选择。把每一天交托给上帝是好的。参与2021年40天祷告是很棒的。每天中午12点同步祷告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我们可以做的还有很多。这场疫情是上帝所赐予的一个重新设置,使我们从中得益处。首先,促使我们回到不住祷告的属灵操练上。你是否定意让祷告来充满每时每刻?在一切的思想、言语、行为上记念上帝。随时随地与上帝连接。敏感于祂的温柔催促和微妙提示。“没有什么比一个人祷告的习性更能证明他对上帝依靠的程度了(神学家贝茲)

■ 不住地祷告。母亲们和祖母们,你们会为在家中设定一个新的节律,让祷告占家庭生活的首位吗?“ 你们要恒切祷告,在此警醒感恩(歌罗西书 4:2)

■ 不住地祷告。归根结底,祷告代表的是我们与上帝之间的情谊。牧师们,你们如何看待“少即是多”的服事理念? 可否专注地培养一个无论是吃喝睡觉,甚至连呼吸时都以祷告为先的信仰群体?培养一群无论白天黑夜都不住祷告的激进分子。一群特殊的子民,不让自己休息,也不让上帝休息直到 —

直到上帝将疫情扭转过来

直到教会回到敬畏主和爱主的初心

直到教会通过爱邻舍来爱上帝

直到教会迫切期待上帝的到访

直到主打开天堂,将祂的灵浇灌下来

直到以祷告传福音和以大能传福音成为新常态

直到浪子回头

直到游牧民停止流浪,加入当地教会,参与群体生活,接受问责和门徒训练

直到80%的未得救者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与上帝相遇

直到新加坡转向上帝

直到我们完成安提阿的使命:每一个都有教会,每一个人都听到福音

■ 不住地祷告。“如果事先有了充分的祷告,那么随时的快速祷告既可行又有效(神学家布伦尼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