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5日

泪水与祷告

尼希米书1:3-4 |耶路撒冷的城墙拆毁,城门被火焚烧。 4我听见这话,就坐下哭泣,悲哀几日,在天上的上帝面前禁食祈祷。

耶利米哀歌2:18-19 |锡安的城墙啊,愿你流泪如河,昼夜不息;愿你眼中的瞳人泪流不止。19夜间,每逢交更的时候要起来呼喊,在主面前倾心如水。

什么为了一堵墙而嚎啕大哭?耶路撒冷的城墙和城门在主前586年就被摧毁了。现在是主前445年。为什么尼希米对140多年前发生的事情如此悲痛?他是在怀旧吗?不。他不是为了过去哭泣。他是为了现在和未来哭泣。他知道城墙的意义。他知道城市失去了城墙的后果。特别是现在,以色列的余民回到耶路撒冷。那么城墙意义何在?

上帝是包容的。但如果没有明确的界限,包容可能会导致混乱和妥协。墙有助于建立并维护身份感。墙可以创建和维持社群意识。墙决定并保障现今和后代的命运。墙促进与世界的健康距离。上帝并不反对墙的建立。新耶路撒冷的墙是用碧玉造的,高2400公里。“城外有那些犬类” (启示录21:16;22:15)

那么该如何看待友善对待慕道友的教会呢?或是没有围墙的教会呢?答案同时包括赞同和不赞同。赞同包容和欢迎新来的人。耶稣是罪人的朋友。但不赞同淡化上帝对圣洁与不圣洁、事奉祂与不事奉祂的人之间的区别(玛拉基书3:16-18)。教会是为了世界的缘故而被分别为圣的。我们被呼召,不是去融入世界,乃是要通过救恩来祝福这世界(加拉太书3:8,14)

尼希米不参与民族主义的政治,他不在乎“让以色列再次伟大”。他悲叹,因为没有城墙,流亡者的状况将继续地在圣地延续着:痛苦、耻辱以及向异教邻居的作出妥协。以色列的未来岌岌可危。“根基若毁坏,义人还能做什么呢?(诗篇 11:3)

除了建造实体墙之外,尼希米更伟大的使命,就是保护上帝的子民的属灵界限。活在世界世界着想,但绝不跟随世界!

守望祷告

■ 回顾过去。入侵。占领。驱逐。种族冲突。经济危机。沙斯危机。现在的冠病疫情。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能够认同尼希米的呐喊和古耶路撒冷的痛苦。但是,回想起来,值得感恩的事远比我们要哭泣的更多。记念上帝的恩惠和眷顾。献上感恩:从被日军占领后的复苏。从被马来西亚联邦驱逐出后的56年来国家的妥善治理和转型。为和平与繁荣。为有效管理沙斯和冠病。我们也当悔改:因为我们把这些和许多其他的祝福视为理所当然。我们不珍惜上帝赐予的良好政府。我们挑剔指责领袖,而不是为他们祷告,也不给他们所当得的恭敬(罗马书13:7)。主啊,求祢宽恕我们。

■ 关注当前的事。往内看。教会是上帝的子民,这场疫情是教会进行清算之时。上帝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分(希伯来书12:10)。清除我们的世俗观念。把我们重塑为灿烂新妇,圣洁没有瑕疵(以弗所书5:27)。不世界,但在世界了世界,我们要去传福音。

让我们审查自己。承认我们个人和集体的罪。我们是否放松了警惕?我们是否允许这个时代的恶灵扭曲了我们的思想,玷污了我们的价值观?我们是否被欺骗,以为可以通过效仿世界来赢得世界?我们对罪恶心软了吗?我们是否假借包容和多样性的名义,容忍不该容忍的事物?我们是否假借爱的名义,迎合那些感情用事、称恶为善并称善为恶的自恋狂 (以赛亚书5:20)?为了迎合社会的主流趋势,我们是否假借相关性的名义,淡化真理,违背上帝的标准?醒来吧。划清界限。“一代人容忍的事物,下一代人就会赞同(约翰卫斯理牧师)

让我们深入搜索,痛哭悔改。祷告:主啊,原谅我们。把我们从欺骗中拯救出来。洗净我们的罪。清除我们世俗的思想 (罗马书12:2),世俗的智慧(雅各书3:13-16),世俗的习惯和杂念(彼得前书2:10-11,约翰一书2:15-16)。剥去所有的炒作和傲慢、虚荣和虚假安全感。主啊,求你复兴我们!重燃我们爱上帝的初心。更新我们的思想。让我们回归到信仰的根本和天国的价值观上。

让我们深思,着眼未来。为了我们的后代,让我们敬畏上帝,远离世俗,做成上帝的旨意: “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翰一书2:15-17)

■ 为未来而战。新加坡的前景如何?作为一个以贸易为导向的经济体,我们是非常脆弱的。疫情已使世界大部分的经济体陷入寒冬。当市场解冻时,我们必会经历强烈震荡。新加坡能否克服困难,越战越勇,变得更耀眼呢?我们是否愿意成为以斯拉般的代祷者和尼希米般的建造者,在至高君王的面前发出我们内心的呼求?祈求主的恩典和怜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