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4日

患难与耻辱

尼希米记1:1-3 |哈迦利亚的儿子尼希米的言语如下:亚达薛西王二十年基斯流月,我在书珊城的宫中。 2那时,有我一个弟兄哈拿尼,同着几个人从犹大来。我问他们那些被掳归回、剩下逃脱的犹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光景。 3他们对我说:『那些被掳归回剩下的人在犹大省遭大难,受凌辱;并且耶路撒冷的城墙拆毁,城门被火焚烧。』

希米这个名字的意思是主的安慰。他在书珊城的宫殿过着舒适的生活,那里是波斯国王过冬的地方,气候很好。这座宫殿富丽堂皇酷似天堂,面积五万平方米,精致的建筑风格,用银和金、乌木和雪松、绿松石和象牙装饰。

尼希米在那里工作,是众人羡慕的酒政。他所服事的亚达薛西王,帝国庞大,从印度延伸到埃及,是王中之王。尼希米薪酬丰厚,在工作中所接触到的酒都是上等的,唯一要担心的就是酒里有毒。虽然他的祖先埋葬在犹大,但也没必要为这么遥远的省份而烦恼吧?就让他们安息吧。

但是尼希米和许多流亡的犹太同胞不同。他或许从未见过耶路撒冷,却从不曾忘本。当他遇到来自犹大的访客时,就会关心地打听耶路撒冷和住在那里的犹太人的情况。他得到的答案让他心碎,也将改变他安逸舒适的生活。

自耶路撒冷被毁坏以来,一百四十年过去了,它的城墙和城门仍然是一片废墟。流亡已经结束,圣殿也已经重建了。但其他方面却没有什么变化。犹大只是波斯人统治下的另一个省份。流亡的约束和耻辱依然存在。耶路撒冷就像一座没有城墙的城市,人口稀少,被敌对的异教徒所包围。“先前满有人民的城,现在何竟独坐!… 先前在诸省中为王后的,现在成为进贡的”(耶利米哀歌 1:1)

复兴的预言不仅包括圣殿,也包括城墙。之前重建城墙的尝试已经遭破坏了 (以斯拉记4:7-23)。以色列和世界的未来就掌握在余民的手里,但如今他们面临了极大的困境与耻辱。尼希米极为悲痛。

有时候眼前的需要就是一个呼召。尼希米既没有梦想,也没有异象。他没有看到燃烧的荆棘丛。他不曾听见来自天上的声音。只有来自家乡的声音。家人的呼唤。这就足够了。波斯酒的味道从此不再一样。

守望祷告

■ 人类陷入了困境吗? 对抗冠病疫情的进展仍然“脆弱”(HANS KLUGE,世卫组织欧洲区域)冠状病毒在世界各地的反复传播清楚地表明,在每个国家都安全之前,没有一个国家是安全的(李显龙总理,2021年5月全球健康峰会)。这个危机提醒我们,世界在罪的诅咒之下,其破坏力是可怕的。世人对救主的需要从未如此明显。让我们援助堕落及受难的迷途者。愿这场危机激发我们的恻隐之心,尤其是对遭受严重打击的国家。求上帝在每一个社区中兴起尼希米,去了解实况并牧养那些疲乏和无助的人。

■ 新加坡的情况如何?感谢上帝,我们没有像许多其他国家一样陷入指责和毁坏之中。但我们也有自己的问题,包括疫情疲劳症:因不断改变而感到疲惫 … 担心 … 因为疫情的消息不断传来 (GERALDINE TAN博士,《海峡时报》|2021年5月20日)。求上帝使新加坡重新得力,尤其是我们尼希米般的专家、前线的医生和护士。

■ 我们是否关注?眼前的需要就是一个呼召。全球性或地方性的流行病,我们社交圈子里的人是如何应对的? 你是否愿意成为他们的尼希米?发出关心的慰问。用同理心倾听。介绍他们认识耶稣,给他们带来安慰:“他多受痛苦,常经忧患(赛53:3)。“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6:2)

■ 我们圈子之外的无名氏呢?制定国家路线图从冠病大流行过渡到地方性流行病是一回事,但心灵的感受则完全是另一回事。危机所持续带来的影响是真实的。多关注人们所想所说的。听听新加坡家庭所发出的呻吟。帮助和安慰那些感到迷失、孤独和挫败的灵魂。为那些掩饰悲伤、羞于承认自身痛苦的人祷告:

精疲力竭的人: 因工作或家庭压力而情绪低落、精神疲惫的人。
脆弱的人: 之前已有健康问题的人。
忧虑的人: 容易为健康产生忧虑的人。
焦虑的人: 轻易激动、沮丧和愤怒的人。
恐惧的人: 因为极度忧虑而容易恐慌的人。
抑郁的人: 常感到无助和绝望,情绪低落的人。
悲观的人: 倾向于消极想法,常做最坏打算的人。
心碎的人: 因损失遭受巨大悲痛的人。
弱势的人: 在经济上受严重影响的人。

■ 你麻木了吗?你是不是闭上眼睛耳朵,认为这不关你的事?“对人类最严重的罪恶不是恨仇恨,而是对他们漠不关心:这是非人道的本质(作家萧伯纳)。简而言之,“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冷漠(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埃利·威塞尔)。上帝就是爱。要与众不同,而不是无动于衷。

■ 祷告:“凡让上帝心碎的事,我也要感同身受(世界宣明会创始人卜皮尔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