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日

奇耻大辱

以斯拉记9:1-4 | 这事做完了,众首领来见我,说:「以色列民和祭司并利未人,没有离绝迦南人、赫人、比利洗人、耶布斯人、亚扪人、摩押人、埃及人、亚摩利人,仍效法这些国的民,行可憎的事。 2因他们为自己和儿子娶了这些外邦女子为妻,以致圣洁的种类和这些国的民混杂;而且首领和官长在这事上为罪魁。」 3我一听见这事,就撕裂衣服和外袍,拔了头发和胡须,惊惧忧闷而坐。 4凡为以色列上帝言语战兢的,都因这被掳归回之人所犯的罪聚集到我这里来。我就惊惧忧闷而坐,直到献晚祭的时候。

帝遵守承诺。七十年前以色列人首次被掳到巴比伦,如今幸存的流放者终于返回耶路撒冷并为圣殿的重建奠基。上帝从未应允新常态会是容易的。耶路撒冷是一座没有墙垣的城,而且是被仇敌环绕着,这些敌人强烈反对重建圣殿。圣殿的重建工程被耽误了15年。但在上帝的助力下,遭摧毁了70年的圣殿终于得以重建,并举行了奉献典礼。神遵守了承诺。这是以色列人在流放后展开首阶段新生活的里程碑。

如今来到第二阶段,那就是群体改革。波斯王亚达薛西差遣祭司兼文士的以斯拉,按照上帝的话语去改造以色列余民。以斯拉定志考究遵行耶和华的律法,又将律例典章教训以色列人(以斯拉记7:10)

在抵达耶路撒冷没多久,以斯拉便感到前所未有的惊惧忧闷。以色列人娶了外邦女子为妻,并效法外邦人行可憎的事,而且在这些事上以色列的属灵领袖是罪魁。这些领袖本该树立好榜样,但他们却带头领以色列人行可憎的事,完全无视正是这些罪恶导致以色列受到最初的审判和流放。

以色列人的罪恶使以斯拉惊惧不已,以致他决定举行一场葬礼仪式。他撕裂自己的衣服和外袍,拔了头发和胡须,惊惧忧闷而坐,如同一个刚失去亲人的人。

他以沉默所传达的信息既清晰又响亮:属上帝的子民、亚伯拉罕的后嗣要灭绝了,不是因为人类被毁灭,而是因为他们被同化了——他们与行可憎之事的外邦人结亲并接受了异教文化(以斯拉记9:14)。地狱之门必无法战胜教会。但不幸的是,最大的威胁总是来自内部!

守望祷告

■ 在商言商,妥协并不是一件可耻之事(哈佛商业评论)。生意人做出妥协使业务成交。为了公司的利益,他们进行谈判。为了达成双赢局面,他们竭尽全力取悦对方和做出让步。这些是商业世界的法则。但基督徒不该如此!凡跟随基督的门徒,妥协的结果就是双输。思想和祷告:我们是被上帝拣选的族类(彼得前书2:9)。我们是一个拥有核心特征的信仰群体。我们坚持以上帝的话语作为最具权威的生活标准,决定人生方向的指南针,该听取的忠告以作出明智的决定,以及评估一切事物的基准。在我们的生命里,圣经必须永远拥有第一和最终的话语权(华理克牧师)。不可妥协!

■ 妥协是一种的病毒,是导致灵命衰弱的原因之一。我们失去了爱上帝的初心(REV 2:4)。如同以斯拉一样,我们应当对妥协深感惊惧悲伤,而且要痛哭悔改。否则,是哪里出错了?自我检测吧。

■ 妥协是一种的滑坡效应。尤其当领导人妥协,那是可耻的。妥协是对上帝的蔑视,使祂的名声蒙羞,使教会的名声被败坏,使信徒感到困惑,使寻求者被绊倒。妥协也削弱了我们在社会中的影响力。 暂停。 深思。 祷告。 意识到上帝正使用这场冠病大流行来成就救恩:整顿祂的教会、洁净祂的圣殿、把祂的子民从罪恶和道德败坏的病毒中解救出来。

我们是否注意到当前的情况?站在各领袖的位置上(父母、祖父母、牧师、长老、小组组长、公共和私营部门的领袖),诚心地祈求上帝的饶恕。认罪悔改吧。“主啊,在发怒的时候以怜悯为念(哈巴谷书3:2):我们自我放任。我们降低标准。我们对婚前性行为、堕胎、通奸、离婚、与非基督徒结婚、色情物品、同性恋、 同性“婚姻”、 变性人等的道德问题视而不见。

■ 背诵上帝的话语: “上帝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上帝的殿,就如上帝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上帝;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哥林多后书6:16)

■ 祈求上帝在我们当中兴起以斯拉式的改革者去处理教会中的各种妥协问题。凭着信心、盼望及爱心,祈求一个群聚效应的出现。许多人将被兴起,他们敬畏神的话语,他们与以斯拉式的改革者并肩合作(以斯拉记9:4)。祈求一场大的复兴。无所畏惧,充满热忱,势不可挡!

■ 祷告上帝的话语。活出上帝的话语:所以,弟兄们,我以上帝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上帝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 2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上帝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马书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