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5日

内战

尼希米记5:1-13 | 百姓和他们的妻大大呼号,埋怨他们的弟兄犹大人。 2有的说:「我们和儿女人口众多,要去得粮食度命」; 3有的说:「我们典了田地、葡萄园、房屋,要得粮食充饥」; 4有的说:「我们已经指着田地、葡萄园,借了钱给王纳税。 5我们的身体与我们弟兄的身体一样;我们的儿女与他们的儿女一般。现在我们将要使儿女作人的仆婢,我们的女儿已有为婢的;我们并无力拯救,因为我们的田地、葡萄园已经归了别人。」6我听见他们呼号说这些话,便甚发怒。 7我心里筹划,就斥责贵胄和官长说:「你们各人向弟兄取利!」于是我招聚大会攻击他们。 8我对他们说:「我们尽力赎回我们弟兄,就是卖与外邦的犹大人;你们还要卖弟兄,使我们赎回来吗?」他们就静默不语,无话可答。 9我又说:「你们所行的不善!你们行事不当敬畏我们的上帝吗?不然,难免我们的仇敌外邦人毁谤我们。 10我和我的弟兄与仆人也将银钱粮食借给百姓;我们大家都当免去利息。 11如今我劝你们将他们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房屋,并向他们所取的银钱、粮食、新酒,和油,百分之一的利息都归还他们。」 12众人说:「我们必归还,不再向他们索要,必照你的话行。」我就召了祭司来,叫众人起誓,必照着所应许的而行。 13我也抖着胸前的衣襟,说:「凡不成就这应许的,愿上帝照样抖他离开家产和他劳碌得来的,直到抖空了。」会众都说:「阿们!」又赞美耶和华。百姓就照着所应许的去行。

着祷告和行动,迄今为止尼希米遏制了所有外在的威胁。但现在仇敌从内部进攻。城墙正被竖起来,但群众却因不公正和压迫正走下坡。

饥荒迫使穷人向富人借钱,甚至抵押自己的农场以支付帝国税收和避免挨饿。放贷人趁火打劫,收取高昂的利息和逼迫无力偿还贷款的人变卖孩子为奴(1-5节)。掠夺土地、买卖奴隶和以奴役还债正玷污这片圣地(5,8,11节)。希伯来原文第5节甚至暗示了性奴役。

尼希米很愤怒。那些对不公正和虐待之事无动于衷的领袖,实在是遗憾呀!但是,怀恨在心伺机报复的领袖就像没有墙垣的城邑一样(箴言 25:28)。尼希米保持冷静,守住自己内心的墙垣。他首先和自己磋商。很少人会尝试索取自己的意见,尤其在火冒三丈的时刻。但尼希米可以!因为他是一个祷告的人。他的灵不会被自私的野心所玷污。他并没有为了争取利益、权力或声望而舍弃官职和富丽堂皇的苏萨城。而是要来摘除上帝之城羞愧的面纱(9节)。他不仅仅是要建一堵城墙,而是要按着上帝公义和怜悯的标准来改革群众(出 22:25;利25:35-38;申23:19-20)

在尼希米的管理下,会出现什么样的社群呢?如果只是为了保护那些吸穷人血的贵族,何必要修建城墙和城门呢? 对穷人来说,与其被自己的兄弟奴役,还不如继续被流亡。在初时,就是这种虐待行为导致以色列人流亡和受蔑视的。

地狱之门无法战胜教会。但有时教会因为内部的妥协而导致自我挫败。当这种情况发生时,这堵墙就会出现缺口。尼希米决不允许这事在自己的管理下发生!他按自己的意见行事。他通过合法的途径去喝止虐待事件并纠正错误。内部的不公正威胁被消除了。一切恢复平安,至少目前如此。

上天的主也是掌管历史的主。祂期盼我们像爱自己一样爱邻舍。祂要我们“爱怜悯、行公义,谦卑与祂同行(弥 6:8)

守望祷告

■ 冠病疫情导致新加坡面临史上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感谢上帝,我国政府透过预算配套缓解了经济衰退对工人、企业和家庭的影响。祷告国人会尽本分配合政府的努力,以取得最大的公众利益。捍卫新加坡。温习我们的信约。默读一遍,领会信约的精髓。思想信约每一句的含义:

我们是新加坡公民,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现在,把右手放在你的胸口上,将信约朗读一遍。然后,把信约每一句转换成一个先知性的宣告。你代表这一代人,以满怀激情去做这件事。祷告在经历这场疫情后,新加坡将转变成一个更平等、更有凝聚力的社会。

■ 新加坡正努力成为一个以行动挂帅的民主国家(前副总理拉惹勒南)。解决问题的民主“是一个以实际行动解决民生问题为导向的民主制度。这不是空口说白话的民主,也不是空洞的花言巧语和政治对抗(前议员伍碧虹, 海峡时报)。愿我们身为上帝的子民以身作则。愿我们以他人为本。愿我们遵守命令,通过爱邻舍来爱上帝。愿我们以谦卑的心行善良、公义、公正的事。愿我们在凡事上树立行善的榜样,热心为善,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多书2:7,14;3:1)。不管大事小事,祷告我们都会尽绵力。前进吧,新加坡!

■ 新加坡是家,我们真正的家。我们的家园确实美好,但我们还有待改进的空间。在迈向SG100之际,在我们的看守下,新加坡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我们是否会按着上帝公义、怜悯和谦卑的标准,成为一个充满爱心的国家?“要测试一个国家的道德指标,可以看看这个国家如何对待正值黎明时的生命,即儿童;正值黄昏时的生命,即年长者;以及那些处于阴暗时的生命,即病人、贫困的人和残疾人士(美国前副总统休伯特·汉弗莱)。要思考,再祷告。

■ 我们是否欢迎残疾人士融入我们的社区生活里?国家福利理事会2016年的一项研究发现,62%的残疾人感到被社会排斥,被剥夺了作出贡献或发挥潜力的机会。他们在全国人口中占相当大的比例:2.1%的学生,3.4%的18-49岁的人,以及13.3%的50岁以上的人。求上帝原谅我们对他们的忽视。祷告我们能带给他们归属感,并能顾及他们最深层的需要,包括痛苦和羞耻感,因为他们有些人被自己的看护者欺负和虐待(来源:全国志愿服务与慈善中心)。“怜悯贫穷的,就是借给耶和华;他的善行,耶和华必偿还(箴19:17)

■ 我们是否珍惜银发族?许多年长者对老年生活感到无所适从。由于被社会孤立,自杀的老年人比其他年龄层的人来得多。祷告各教会能采取全教会的应对方案,找到切实可行的方法来祝福老龄化的社区,特别是孤苦无依的长者。要积极与邻里长者交朋友。与我们的政府合作,创造一个包容、友好及尊敬长者的文化。“藐视邻舍的,这人有罪;怜悯贫穷的,这人有福!(箴言14:21)

■ 我们是否听见城中弱势儿童的呼喊?我们是否会尽一切努力去营救他们?我们是否将他们的安全和平安,尊严和梦想纳入我们的愿景计划里?以下是爱新加坡主席邝健雄牧师的呼吁。要反思。要祈祷。要行动!

像你一样,我深切地关心着我们所爱的国家:未来的发展方向,家庭的状况,还有更多的。在这场疫情中,许许多多的事情正在这个不可预测、无情的世界里发生。在此,我想请大家多关心新加坡的弱势儿童。

我很难过。看到在第一世界新加坡里有儿童被虐待、遗弃或忽视,身为一位父亲和祖父,我的心碎了。即使只有一个案例那也是太多了。每一个情况都令人感到遗憾。

身为一名牧师,我担心当中还有更多的案例是没有被报道的。另外我也关切,鉴于冠病疫情所带来的冲击,家庭面对了更大的压力和焦虑,以致情绪和精神失调,虐童的情况可能会恶化。

根据新加坡的法律和政策,弱势儿童会安置在儿童院,在那里他们将得到足够食物、住宿和看管。这是又好又对的事。但我觉得还有不足的地方。我们可以做的还有更多,而且是我们应该做的。

我相信,现在就是教会提供实际解决方案的时候了。耶稣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天国的,正是这样的人”(太19:14)

我相信处于危险中的孩子迫切需要,一个以基督为中心、安全稳定的家庭环境,在那里他们可以得到更深的归属感,而且在敬虔的寄养父母的关怀和关爱之下,他们的创伤能够得着医治。

我认为,凡效法基督的信徒都可挺身而出携手一起来满足这个需要。这些脆弱的孩童就像孤儿。“上帝在他的圣所作孤儿的父。上帝叫孤独的有家”(诗68:5-6)。对上帝而言,“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雅各书1:27)

我相信照顾弱势儿童是我们传福音的一个重要部分。这是有行动的信心—— 一种公义和仁慈的行为,以便向一个自私的社会和一个破碎、愤世嫉俗的世界彰显基督。

根据社会及家庭发展部(MSF)的数据,目前大约有600名弱势儿童居住在儿童院里。

新加坡大约有600间教会。如果每间教会都有一个家庭愿意寄养一个孩子,我们就可以为这600名弱势儿童找到一个家。寄养是门徒训练的行动之一。这种携手关爱爱新加坡的方式既美丽又神圣。

因此,爱新加坡教会网络发起了一项名为“100个家庭”的寄养计划。为了促进这计划,我们正在与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所指定的各寄养机构以及基督教寄养网络“Home for Good”一起合作。

亲爱的家人,这些住在儿童院的孩子们已经耐心地等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期待着一个家。他们常常觉得那美好的一天可能永远不会到来。想必他们的心情是沉重的。因此,当我们决定通过各教会来满足这个需要时,他们就能够确信,他们并没有被遗忘。我们的这个正确的集体决定将能够彻彻底底地改变他们的生命,改变他们这一代人的世界。

孩子是属于家庭里的。让我们携手一起成为他们的家人吧。愿荣耀都归给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