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

终于自由了!

以斯拉记1:1-5 | 波斯王塞鲁士元年,耶和华为要应验借耶利米口所说的话,就激动波斯王塞鲁士的心,使他下诏通告全国说:2「波斯王塞鲁士如此说:『耶和华天上的上帝已将天下万国赐给我,又嘱咐我在犹大的耶路撒冷为他建造殿宇。 3在你们中间凡作他子民的,可以上犹大的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华—以色列上帝的殿(只有他是上帝)。… 。』」5于是,犹大和便雅悯的族长、祭司、利未人,就是一切被上帝激动他心的人,都起来要上耶路撒冷去建造耶和华的殿。

帝应许要做一件新的事。这终于来了。一个新版的“出埃及记”。用新的方法来成就过去曾做过的事。与其重重地刑罚心刚硬的法老和埃及,不如软化波斯王的心,让以色列人返回耶路撒冷。公元前538年,波斯王塞鲁士下诏通告全国,犹太人可以返回犹大的耶路撒冷,并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华的殿。

终于自由了!被掳的日子终于结束了。新常态已经临到。但究竟有多少上帝的子民会返回耶路撒冷呢?十分出人意外,只有犹大和便雅悯支派的余民及一些利未人回应了通告(以斯拉记1:5)。所有犹太人都可以自由离开,但为什么其他十个支派的人选择留下来呢?

古代商业文献显示,许多生活于波斯的犹太人既富足又强盛,而且历史上的第一家银行是由犹太流放者所建立的。试问这些杰出的企业家怎可能甘心迁居回到犹大,回到即便是由波斯管辖,却是已经变成了一个停滞不前的地方呢?

其实,到了波斯王塞鲁士元年,北国以色列的十个支派已经被流放了近两个世纪,相等于四五代人的时间,是一段非常长的时期,他们已经渐渐地融入到波斯文化中。相比之下,正如耶利米所预言的,犹大和便雅悯的支派只被流放了大约70年。因此,他们更有可能记住自己的根,守住自己的信仰,并将信仰传给下一代。

今日,属于北国的这些支派被称为“十个迷失的支派”。时过境迁,他们的后代融入了波斯社会,失去了犹太人的身份,丧失了遗产,偏离了神所给予的命定。

哀哉啊!为流便、西缅、但、拿弗他利、迦得、亚设、以萨迦、西布伦、以法莲和玛拿西感到悲哀。在拉玛听见号咷大哭的声音,是拉结哭她儿女,不肯受安慰,因为他们都不在了。(马太福音2:18;耶利米书31:15)

守望祷告

■ 这场全球冠病疫情是一种的入侵。这个危机以惊人的速度和无孔不入的方式临到我们中间,而且尚未看到有转机。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敢于展望胜利之日的临到!不可气馁。不可轻言放弃。无论你的感受如何,请定睛于掌管一切的主,唯有祂能够扭转局势。全心全意地信靠祂。宣告真理:神向新加坡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我们末后有指望(耶利米书 29:11)。带着热忱、决心和对上帝话语的理解来祷告: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 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传道书3:1-4)

■ 这场全球冠病疫情是一种的流放。如今,远程和虚拟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操作方式。我们对教会(Ekklesia,或聚会)的认知已经被破坏了。为了防疫,各教会将崇拜和事工搬到线上。但从长远来看,线上教会是不健康的,也不符合圣经的教导。如果置之不理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我们必须关注此事。我们是为群体生活而造的。我们是为人际关系而设计的。暂停片刻,静一静,不说话。让神来感动你的心灵。要祷告。

■ 醒来吧。其实,在冠病疫情爆发前,新加坡教会已经出现了漫不经心和消费主义的症状。冠病疫情只是暴露和加剧了这些已有的疾病。扪心自问。在某程度上,以下的描述是否反映了你的灵命和你的教会的状态?要坦诚,要悔改。

我们喜欢在家中穿着睡衣自由自在地参加崇拜。

我们喜欢线上教会的便利,可以随心所欲地进入和离开。

在参加线上崇拜时,我们可以一心二用。泡咖啡、准备早餐、上网聊天、浏览社交媒体、做家务、准备午餐、订购晚餐等。

当我们感到无聊或不喜欢所听到的内容时,我们就不再参与。

我们喜欢这样的新自由。线上崇拜的选择五花八门,我们可以随时搜索点击去参与。

■ 清醒吧。习惯是在18天到8个月之间形成的。每个人都是由自己一再重复的行为所铸造的(古希腊思想家亚里士多德)。在这场冠病疫情中,我们已经养成某些习惯,习惯了无拘无束和自由放任的生活方式。但作为一个群体,我们正逐渐地失去认同感和归属感。是否想过,在后冠病时代,当流放结束、当所有的限制被解除,有多少健全的灵魂会放弃舒适和便利而返回到主的殿中与他人一起共同崇拜?拉结会不会再次为她的孩子哭泣?要祷告。为迷途的羔羊呼求,为迷失的群体哀哭。悔改一切的任性。扬声呼求:主啊,请搅动我们的心灵! 将我们从沉睡中唤醒!将我们从麻木中摇醒!让我们清醒过来!救我们脱离凶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