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1日

家务管理

尼希米记10:32-39 | 我们又为自己定例,每年各人捐银一舍客勒三分之一,为我们上帝殿的使用, 33就是为陈设饼、常献的素祭,和燔祭,安息日、月朔、节期所献的与圣物,并以色列人的赎罪祭,以及我们上帝殿里一切的费用。 34我们的祭司、利未人,和百姓都掣签,看每年是哪一族按定期将献祭的柴奉到我们上帝的殿里,照着律法上所写的,烧在耶和华—我们上帝的坛上。 35又定每年将我们地上初熟的土产和各样树上初熟的果子都奉到耶和华的殿里。 36又照律法上所写的,将我们头胎的儿子和首生的牛羊都奉到我们上帝的殿,交给我们上帝殿里供职的祭司; 37并将初熟之麦子所磨的面和举祭、各样树上初熟的果子、新酒与油奉给祭司,收在我们上帝殿的库房里,把我们地上所产的十分之一奉给利未人,因利未人在我们一切城邑的土产中当取十分之一。 38利未人取十分之一的时候,亚伦的子孙中,当有一个祭司与利未人同在。利未人也当从十分之一中取十分之一,奉到我们上帝殿的屋子里,收在库房中。 39以色列人和利未人要将五谷、新酒,和油为举祭,奉到收存圣所器皿的屋子里,就是供职的祭司、守门的、歌唱的所住的屋子。这样,我们就不离弃我们上帝的殿。

被掳之前,以色列人像护身符一样紧紧抓住圣殿来抵御灾难。被掳后,他们转向另一个极端,完全忽视了圣殿(拉6:8-10;7:14-23)。在被掳期间,他们已经学会了在没有上帝的殿的情况下生活。就像我们中的一些人一样。

尼希米记10章的盟约以一个资助圣殿的所有服务和用品的庄严誓言结束(32-39节)。波斯国王最初承担了这些费用(拉6:9-10;7:14-24)。但这不可能也不应该永远持续下去。以色列现在承担起全部责任,支持神的工作、上帝的工人和对上帝的敬拜。

对于一个处于无垠帝国边缘的经济拮据的社区来说,这是一个激进的悔改成果。这表明在复兴运动中,上帝的话语对他们的生活产生了多么深刻的影响,改变了他们的价值观,重新设定了他们的优先事项。他们不以自己的困难为不奉献的借口,囤积自己微薄的收入。他们在所有事情上都把上帝放在第一位。他们把他们最值得珍视的事项放在他们的心上。我们有吗?

如果没有强大的制度,以色列永远不可能生存下去。圣殿和摩西五经这双重支柱使他们在接下来的500年里团结一致。上帝并不反对制度。天堂里的教会可以没有这些制度。但在这里,它们是基督身体的重要器官。上帝是秩序的上帝,而不是混乱的上帝。制度为教会在世上的生活和事工提供了有序的安排。

没有你们的什一奉献,教会可以生存。但你能吗?当你把你的部分收入奉献给上帝时,你承认你的一切都属于他。祭坛使你的祭物成圣(太23:19)。不仅你奉献的那部分是神圣的。你为自己的需要所保留的也是圣洁的,但要确保你的动机是正确的,而且也不会给自己保留太多。忽视上帝的家就是忽视上帝。为了你自己的缘故,至少要交出你的十一奉献。支持上帝的工作、工人和敬拜。

祷告城墙

■ 我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变得以自我为中心。我们已经被网络世界中流传的观点所迷惑,认为制度化教会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拒绝这种天真的观念和有毒的思维。观察并祈祷。上帝把创造我们创造于社群当中。任何为了某种目的,在任何形式的领导、秩序和责任下,有意识地定期聚会的团体都已经是一个制度。“你的教会就是一个制度。不要为此感到尴尬。但要让你的教会保持在生命更新的上升轨道上……这样,在你所做的一切中,福音的目的就会一直得到更有力的实现。一个真正能让耶稣在你的城市和更远的地方不被忽视的教会——那是一个值得你全力以赴的制度。(RAY STEDMAN)

■ 我们中的一些人在冠病疫情期间的周日呆在家里太舒服了。疫情结束之后,对上帝家的忽视会不会成为一个长期的问题?“许多教会以创新的方式扩大了他们的虚拟影响力,并扩大了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影响力。这是令人兴奋的。但是我们不应该忘记,教会的兴衰取决于道成肉身的教义。经文中说:‘耶稣靠近他们’。在疫情之后,一个有亲密关系、彼此接近,有个人真实经历的教会将比一个能吹嘘一个大型的[在线]平台更具有真正的权威性。(PETER MARTY)查看并祈祷。“你们今日若听他的话,就不可硬着心,像惹他发怒的日子一样。(来 3:15)

■ 我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停止了对上帝家的奉献。由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我们陷入了对缺失的恐惧。让我们回到上帝的话语上。聆听。祷告。顺服:“万军之耶和华说:你们要将当纳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仓库,使我家有粮,以此试试我,是否为你们敞开天上的窗户,倾福与你们,甚至无处可容。 11万军之耶和华说:我必为你们斥责蝗虫,不容它毁坏你们的土产。你们田间的葡萄树在未熟之先也不掉果子。 12万军之耶和华说:万国必称你们为有福的,因你们的地必成为喜乐之地(玛3:10-12)
祷告吧。主啊,原谅我们。当我们留住原本属于祢的东西时,我们是在抢夺祢。当我们不相信祢时,我们是在亏待自己。我们使自己无法享受祢所应许的神圣供应,常常为地上的财宝发愁,从而失去了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