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天 2020

7月15日

塑造中的朝圣者

希伯来书 11:8-10 | 亚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哪里去。9 他因着信,就在所应许之地作客,好像在异地居住帐棚,与那同蒙一个应许的以撒、雅各一样。10 因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上帝所经营所建造的。

伯拉罕来自吾珥。它是古代世界的城市奇观。是幼发拉底河岸的一个富裕贸易站。是许多纪念性建筑物的根基至今仍然耸立的繁华城市。相信市区重建局必对吾珥的奇迹感到惊叹。

即然是如此,为何亚伯拉罕要离开呢?是为了一个他眼未见的产业。亚伯拉罕是往哪里去呢?那他就不晓得了。但当他越是走在这条道路时,他就越是肯定在某一处的确有一座理想的城,是上帝所经营所建造的根基的城(希伯来书 11:10)

这位族长告别吾珥城后就往那未见之城出发。铺陈在这两城之间的是一辈子的考验。亚伯拉罕被贬为异客。他住在没有地基、根源、权利的帐篷里。他必须面对饥荒、战争和应该为他生养众多的不孕妻子。

虽然亚伯拉罕对应许之地作出了回应,他却没有坚持要夺得地中海的产业(创世记 13)。他不看眼前那暂时和属物质的。他将生命焦距在永恒和未见的事。迦南地只不过是通往上帝之城的一个区域性转换站。到了最终,他所得到的应许地只不过是一片墓地!

而希伯来书的作者竟然称说那就是信心!你会怎么说呢?疯狂不是吗?这也就是肉眼会得到的结论。但信心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对那些信的人来说根本不需要任何其他证明。

与亚伯拉罕一样,所有在希伯来书11章提到的信心英雄们都把生命投注在上帝终极的现实上。他们并不晓得他们的旅程会是如何。但他们清楚晓得终点会在哪儿。在上帝的城(11:16)。因为他恒心忍耐,如同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主(11:27)

希伯来书的读者很可能是罗马公民。罗马如同吾珥一样是一个繁荣的城市(希伯来书 13:24)。它都出现在当时候的钱币和许多题字上,被誉为是永恒之城。然而希伯来人被视为异客对待。传道者提醒着他们和我们,如同亚伯拉罕,我们都是没有固定居所的朝圣者。我们向往的是上帝—那至高的“市区重建局”—所设计和建造的城邑。

塑造中的朝圣者

希伯来书 11:8-10 | 亚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哪里去。9 他因着信,就在所应许之地作客,好像在异地居住帐棚,与那同蒙一个应许的以撒、雅各一样。10 因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上帝所经营所建造的。

伯拉罕来自吾珥。它是古代世界的城市奇观。是幼发拉底河岸的一个富裕贸易站。是许多纪念性建筑物的根基至今仍然耸立的繁华城市。相信市区重建局必对吾珥的奇迹感到惊叹。

即然是如此,为何亚伯拉罕要离开呢?是为了一个他眼未见的产业。亚伯拉罕是往哪里去呢?那他就不晓得了。但当他越是走在这条道路时,他就越是肯定在某一处的确有一座理

 

7月15日

想的城,是上帝所经营所建造的根基的城(希伯来书 11:10)

这位族长告别吾珥城后就往那未见之城出发。铺陈在这两城之间的是一辈子的考验。亚伯拉罕被贬为异客。他住在没有地基、根源、权利的帐篷里。他必须面对饥荒、战争和应该为他生养众多的不孕妻子。

虽然亚伯拉罕对应许之地作出了回应,他却没有坚持要夺得地中海的产业(创世记 13)。他不看眼前那暂时和属物质的。他将生命焦距在永恒和未见的事。迦南地只不过是通往上帝之城的一个区域性转换站。到了最终,他所得到的应许地只不过是一片墓地!

而希伯来书的作者竟然称说那就是信心!你会怎么说呢?疯狂不是吗?这也就是肉眼会得到的结论。但信心是未见之事

的确据。对那些信的人来说根本不需要任何其他证明。

与亚伯拉罕一样,所有在希伯来书11章提到的信心英雄们都把生命投注在上帝终极的现实上。他们并不晓得他们的旅程会是如何。但他们清楚晓得终点会在哪儿。在上帝的城(11:16)。因为他恒心忍耐,如同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主(11:27)

希伯来书的读者很可能是罗马公民。罗马如同吾珥一样是一个繁荣的城市(希伯来书 13:24)。它都出现在当时候的钱币和许多题字上,被誉为是永恒之城。然而希伯来人被视为异客对待。传道者提醒着他们和我们,如同亚伯拉罕,我们都是没有固定居所的朝圣者。我们向往的是上帝—那至高的“市区重建局”—所设计和建造的城邑。

祷告

■ 新加坡是现代世界的城市奇观。要离开这个蒙福和美丽城市的唯一好理由就是顺服上帝的大使命。去关顾他的国际事业和成为万民的祝福(创世记12:2-3; 马太福音 28:18-19)。我们当出现于身处黑暗的未信人群中。他们对上帝和弥赛亚一点认识都没有。他们也不知道永恒之城。不管有没有这大流行病,教会的使命仍需继续。当旅游限制被解除后,即便仍有风险,愿我们都准备好带着信心踏出去。祷告。

■ 信心并非是个成功方程式。它其实是冒险进入未知。这对许多办事效率高的新加坡人来说是非常有压力的,因为他们必须搞清楚一切之后才肯踏出第一步。若不理清下一步骤是什么,我们是会被逼疯的。手上必需要有路线图、预算表、流程图、时间线和后备计划才会感到安心。这些东西固然重要。但是在上帝的国度里,往往是我们的强点变成弱点,而弱点反成了强点。让我们转向上帝而完全敞开自己。承认我们对未知的惧怕。我们有掌控的需要。我们害怕危险。我们厌恶痛苦。我们害怕失败。我们排斥冒险。求上帝赐给我们如同孩子般的信心来信靠和顺服,只因他已经开口说话了。

■ 信心并非是我们能够从上帝那儿得到多少,而是我们能够放下多少。在亚伯拉罕的时代,吾珥是全世界最大和最富裕的城市。有豪华的私人住宅。即便是普通老百姓都住在雄伟的房子里。但如今亚伯拉罕和家人住在帐篷里。这是跌至社会最底层的极限。但我们一些务实的、业绩驱动的现代新加坡人又是如何定义信心呢?成功的捷径?提升知名度?通往繁荣之路?若是这样,请勿相信。

承认并悔改:由于我们并没有在永恒的光中凭信心生活,我们的优先秩序都打乱了。我们迷失了方向。我们借用信心之名随波逐流,拼命与人竞争往社会高层攀爬。我们允许自己在世界的消费主义中风靡漂泊。我们推崇过美好生活,成了所敬拜的神一样,并尝试从中寻找意义和安全感。主啊,赦免我们。

暂停并重新校准:凭着信心,我们选择过简朴生活,并将生活重心放在永恒和未见的事物上。我们将一切辖制我们肉体的欲望钉在十架上:我们对名声、权力和权势的追求。我们在感官上的情欲和享受的沉溺。我们要切断一切在我们文化和社区里的属世欲望。愿我们的心以永恒为念,与所有暂时和可触知之事物断绝关系。我们放弃安逸和方便的权利。我们选择过一个“内在朴素的生活,好叫我们无论是在内心还是家里、在思想还是日记里都得着释放和自由”(荣誉会督苏诺铭博士)

祷告

■ 新加坡是现代世界的城市奇观。要离开这个蒙福和美丽城市的唯一好理由就是顺服上帝的大使命。去关顾他的国际事业和成为万民的祝福(创世记12:2-3; 马太福音 28:18-19)。我们当出现于身处黑暗的未信人群中。他们对上帝和弥赛亚一点认识都没有。他们也不知道永恒之城。不管有没有这大流行病,教会的使命仍需继续。当旅游限制被解除后,即便仍有风险,愿我们都准备好带着信心踏出去。祷告。

■ 信心并非是个成功方程式。它其实是冒险进入未知。这对许多办事效率高的新加坡人来说是非常有压力的,因为他们必须搞清楚一切之后才肯踏出第一步。若不理清下一步骤是什么,我们是会被逼疯的。手上必需要有路线图、预算表、流程图、时间线和后备计划才会感到安心。这些东西固然重要。但是在上帝的国度里,往

往是我们的强点变成弱点,而弱点反成了强点。让我们转向上帝而完全敞开自己。承认我们对未知的惧怕。我们有掌控的需要。我们害怕危险。我们厌恶痛苦。我们害怕失败。我们排斥冒险。求上帝赐给我们如同孩子般的信心来信靠和顺服,只因他已经开口说话了。

■ 信心并非是我们能够从上帝那儿得到多少,而是我们能够放下多少。在亚伯拉罕的时代,吾珥是全世界最大和最富裕的城市。有豪华的私人住宅。即便是普通老百姓都住在雄伟的房子里。但如今亚伯拉罕和家人住在帐篷里。这是跌至社会最底层的极限。但我们一些务实的、业绩驱动的现代新加坡人又是如何定义信心呢?成功的捷径?提升知名度?通往繁荣之路?若是这样,请勿相信。

承认并悔改:由于我们并没有在永恒的光中凭信心生活,我们的优先秩序都打乱了。我们

迷失了方向。我们借用信心之名随波逐流,拼命与人竞争往社会高层攀爬。我们允许自己在世界的消费主义中风靡漂泊。我们推崇过美好生活,成了所敬拜的神一样,并尝试从中寻找意义和安全感。主啊,赦免我们。

暂停并重新校准:凭着信心,我们选择过简朴生活,并将生活重心放在永恒和未见的事物上。我们将一切辖制我们肉体的欲望钉在十架上:我们对名声、权力和权势的追求。我们在感官上的情欲和享受的沉溺。我们要切断一切在我们文化和社区里的属世欲望。愿我们的心以永恒为念,与所有暂时和可触知之事物断绝关系。我们放弃安逸和方便的权利。我们选择过一个“内在朴素的生活,好叫我们无论是在内心还是家里、在思想还是日记里都得着释放和自由”(荣誉会督苏诺铭博士)